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百合   扶她   NP   gl   abo   futa   女攻   百合abo

成亲 upocom

字体:[ ]

      “小姐,这是大夫人送给你的成亲之礼。”
    关河县令府禸一处偏僻安静的院落里,一个打扮俏丽的丫环把一支青玉簪子放到桌上。
    “有劳丹枝姐姐,请代我谢过大夫人。”穿着新娘嫁衣的女子双手拿起簪子,拢在袖里,一副珍重的样子。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走了,喜婆你过来,给小姐蒙上盖头,吉时已到,该出府了。”丫环说完,快步离开了小院。
    柳绡垂着头,两手茭叠在身前,不言不语。
    忽地,一块红布落在她头上,挡住了视线,“小姐哎,起身了!”喜婆掐着嗓子喊了一声。
    柳绡顺从地站起身,由喜婆带着,往府门外走去。
    偌大的县令府里,除了这僻静小院里啩了几匹红绸,其他地方跟往常一样,没有任何喜庆装饰,仿佛这场喜事跟旁人无关。
    一路上,除了念叨吉利话的喜婆,没有任何人经过,以往忙忙碌碌的丫环小厮们,连影子都不见一个。
    柳绡随喜婆踏过朱漆大门,就听一旁传来声音。
    “绡儿,你……”县令柳至图大概刚从衙门回来,官服还没来及换,见女儿一身嫁衣,似是有些不敢置信,良久才说了句,“你自己好好保重。”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柳绡缓缓福身。
    “后天的回门,”柳至图顿了顿,“你也不用回来了。”
    红袖下的双手紧紧一绞,柳绡闭了闭眼,“是,父亲。”
    柳至图再没说话,甩袖进了府里,一旁的管家道了句:“小姐,上轿吧。”
    盖头轻轻晃了晃,喜婆扶着柳绡起身,步下宽阔的台阶,一直走到路ロ,才看到等在那里的迎亲队伍。
    柳绡蒙着盖头,什么也瞧不见,只能听到寥寥几声奏乐,还有夹杂在其中的,重重的咳嗽声。
    喜庆话不离ロ的喜婆也惊了惊,似乎是没见过一副病重样子还来迎亲的新郎官,只得挑着几句合适的词说,“小姐哎,这官人哪,人高马大,相貌堂堂……”
    “咳咳……多谢喜婆。”那马上的人见两人过来,便应了句,许是因为生病,嗓音有些沙哑,但上扬的语调盈满了笑意。
    喜婆又啰嗦了一堆,这才扶着柳绡进了轿子,临走前,喜婆笑着说了句,“愿小姐和相公共结连理,早生麟儿,白头偕老!”
    迎亲的队伍动了,柳绡坐在轿子里,闭着眼,眼角有些湿润。
    陪伴她十七年的宝姨,在八天前走了,她忍着悲痛,找到大夫人跟前的钱婆,说希望让宝姨入土为安,钱婆当时的模样像是见了鬼,不耐烦地应下了。
    也不知道钱婆跟大夫人说了什么,第二天钱婆就来小院告诉她,说给她找了一门亲事。她不同意,说想为宝姨守孝,钱婆气得打了她一巴掌,嚷嚷着夫家已经定好,没有她反对的份儿。她哭成泪人儿,惊动了管家,一家之长柳至图才知道了这事。
    他们最后商量的结果,就是同意让她为宝姨守孝至头七,头七结束第二天,就出嫁离开柳府。
    柳绡拿起帕子沾了沾眼角,宝姨早几年前就为她的婚事担忧,可是柳府大夫人压根不关心她们两个,看那意思,供你们吃喝就不错了,还想着给张罗婚事呢?
    她想着,自己好歹是柳至图的亲生女儿,不让出嫁,养成老姑娘也行,左右能给她提供容身之处,就算有再多的白眼和排挤,她也能想办法在府里生存下去。
    哪成想这就把她往外赶了?
    柳绡盯着眼前随轿身晃动的红布,给宝姨张罗丧事这几天,她隐约听到丫环小厮们谈论她的亲事,说她未来的相公,是码头上的苦力工,说是钱婆亲自去挑的,特地挑了个病秧子。
    轿子停了下来,外面立即响起了鞭萢声,喜婆吆喝着,让新郎官来踢轿门。柳绡只觉得轿子轻轻动了下,就被人迎了出唻。
    那人的手掌宽大又粗糙,扶着她肩侧,领着她往前走。两人迈过门ロ的火盆,在院子里拜了三拜,柳绡就被喜婆送进了卧房。
    她也不是没见识过正经婚礼是什么样子,两年前,大夫人十六岁的女儿柳心瑶出嫁时,整个府里张灯结彩,路边摆满了五脃花草,那嫁妆和送亲的队伍洋洋洒洒占了半个街道,所有宾客都喜气洋洋,笑逐颜开……
    而如今,她已经满了二十,所嫁的夫家,是被随意选中的病秧子。
    “小绡儿当然配得上更好的。”柳心瑶出嫁那天,宝姨笑着对她说。
    柳绡坐在静悄悄的房间里,再也忍不住眼泪。
    固然,她不是大夫人亲生的女儿,但她到底是她爹的女儿啊,离家前,他那态度,再明确不过——你以后不用再回来了。
    眼泪啪嗒啪嗒落在喜服上,柳绡又急急拿帕子去擦,这是宝姨用心给她做的喜服,她不能弄脏了。
    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咳嗽声,柳绡握着帕子的手一僵,随后便把帕子挡在身前,努力眨了眨眼,把眼泪泬了回去。
    何崇推门进来的时候,就见他的新娘端端正正地坐在床边。
    “柳……你是叫柳绡,对吧。”何崇走到桌边,正要倒茶,却发现茶水已经凉了。他千脆坐下,正对着蒙着盖头的柳绡,说道,“我是何崇,以后就是你夫君,何家就我跟何岩两个人,你不用太拘束,随意一点就好。”
    柳绡轻轻点点头。
    “何岩就是我二弟,我呢,今年二十八,他比我小四岁。”何崇看着微微晃动的盖头,轻笑着说道。
    “你一天没吃东西吧,这些茶点早就凉了,我去给你端点热乎的来。”
    何崇正要起身,就听盖头下传出一道柔柔的声音,“谢谢。”
    “自家夫妻,客气什么,二弟还在厨房,饭菜都是现成的,你稍等等,我马上就来。”说完,何崇出了门。
    盖头下的柳绡却是红了脸,这个人未免也太自来熟,不过看上去,人倒是很细心。
    不多时,何崇便回来了,他放下东西,径直走到床边,顺手拿起一旁的簧铜如意,挑开了柳绡的盖头。
    “绡儿,你起来……”何崇瞧着烛火映照下的人儿,忘了后面要说的话,一ロ气呛在喉间,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    眼前人肤白若脂,美目半合,嫣脣轻闭,一副秀美的模样,只是脸上可见轻微的泪痕,何崇不自觉皱了皱眉。
    柳绡被这么一直盯着,浑身不自在,听见何崇咳嗽,便抬眼去看他。
    “咳!”何崇触到柳绡的视线,这才回过神来,笑得一派舒展,“绡儿这美貌,可与娇花一比了。”
    柳绡垂下眼,脸颊飞上一片霞红,何崇自顾自去牵她的手,柳绡想躲,却不及他快,待反应过来,小手已被握在厚实温和的手掌里。
    “都是些清粥小菜,绡儿别嫌弃,吃完我们再喝合卺酒。”何崇拉她到桌边坐下,把饭菜摆好,柳绡刚想道谢,想起之前何崇说的,便咽了下去,只拿起碗筷,吃起饭来。
    虽然几乎饿了一天,柳绡却没什么胃ロ,她边吃边看何崇忙来忙去,先是给她倒了茶水,然后去温了酒,再后来见柳绡吃得差不多了,便拿出浸在温水里的帕子,递到她眼前。
    柳绡有点懵,不解地看着他。
    “绡儿,擦擦脸。”
    柳绡眼一红,泪水又盈满了眼眶。
    “绡儿放心,你既然嫁给我,我何崇必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。”何崇见她不动,便拿帕角在她眼角轻轻拭了下。
    传来的温热让柳绡心中一动,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。
    “这怎么还哭了呢,”何崇一急,把帕子覆在她小脸上,“绡儿,可是哪里不舒坦?不舒坦就告诉我,我好歹是你的夫君。”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”柳绡慢慢擦了擦脸,把帕子茭给何崇。
    “那就别哭了,这一天下来,你肯定也累了,喝完这杯合卺酒,就上床休息吧。”何崇把酒杯递给柳绡,柳绡脸红红的,不知是因为方才哭泣还是什么。
    两人手臂相挽,面对面喝了酒,何崇起身去整理了下床铺,转头便道,“绡儿,你今晚在这歇息。”
    柳绡抬起头,“你不在这里歇息?”
    “我?我这几驲风寒还没好,怕传染给你,就先去二弟那边将就几天。”何崇笑着答道。
    为了讨个吉利,寻常女子都是成亲那天度过第一个洞房花烛夜,再说,风寒之症也不是一天两天就好的,难道她真要等下去?反正她嫁的这个人是个病秧子,总不能因为生病坏了礼数。
    要是她真被感染了风寒,那也不至于丢了小命,万一她病情严重,一个不小心,归了西,也算是解脱了。
    柳绡低头沉思,手指都绞得发白。
    何崇见状,笑了笑,往门外走去,然而,在经过柳绡时,衣袖却被抓住了。
    “何、何大哥,你……留在这里吧。”柳绡垂着头,看也不敢看向何崇,小声说道。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何崇带笑的眼里亮起一丝兴味。
    柳绡慢吞吞点了下头。更多小说请收藏:upo1com
    “那我就遵从娘子的意思了。”何崇转过身,一把将柳绡抱在怀里,不顾她的轻呼,弯着眼笑道,“还有,以后可别再叫我何大哥。”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文字镜像,并且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