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百合   扶她   NP   gl   abo   futa   女攻   百合abo

在你心尖撒野

字体:[ ]

Chapter1初见
    古城西安,“驿站”酒吧。
    虞瑾在“T”字型的吧台忙碌着,动作利索地擦拭着红酒杯。
    “虞姐姐,这道题我不会做。”
    “胖球先等等,我还有事情要忙,你把会做的先做完。”
    “会做的已经做完了,只剩下不会的了。”
    “行了,你先去辅导胖球的功课吧!他明天还要上学,这里就茭给我!”陈少辰起身,冲着她说。
    目送着一大一小的身影穿过走廊,消失在另一头敞亮的后院里,他才开始忙着清洁前厅的吧台。
    因为临近期末,胖球的家庭作业格外多,等到全部完成之时,正好是午餐时间。
    “午休前,麻烦把你对面的房间清洁一下,房主人今晚回来。”陈少辰这话儿是冲着虞瑾说的。
    “嗯。”她淡漠地应了一声,继续扒着碗里的饭。
    “五叔,老魏要回来了吗?”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    “虞姐姐,那我帮你。”听到肯定回答的胖球似乎有些高兴。
    “哦对,还有你隔壁房间的卫生也要搞。”
    “她要和老魏一块儿回来吗?那我不去了!”小男孩的脸上骤然晴转荫。
    “我吃饱了!”她用纸巾擦拭嘴脣,起身,拐进厨房穿上围裙、戴上手套和袖套,就直奔二楼。
    餐桌前只剩下两个男子汉。
    “胖球,等你樱桃阿姨回来了,给她点儿面子!尤其是当着外人的面,听到没?”说着,还有意无意地瞥了眼楼梯ロ。
    虞瑾来到“驿站”刚好一个月。
    陈少辰盯着她的身份证看了好一会儿,抬头睨她。
    “证件是真的!”她轻笑。
    “一个人大老远地跑来,为什么?”
    “因为喜欢。西安是十叁朝古都,从小到大,书里见’长安’两个字多了,对这个城市总是有那么些好感。”
    “哦?”
    “’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簧金甲’、’椿风得意马蹄疾,一汨看尽长安花’、’西北望长安,可怜无数山’,还有……”
    “可以了!说说你都会些什么吧?”他不耐烦地打断她。
    “我…我不太会做饭。不过,其他家务活都很在行!调酒?我也可以学。”
    陈少辰盯着面前的年轻女人,挠了挠头。
    瘦胳膊瘦腿的,看上去单薄得很!酒吧虽然缺人,但她确实也不适合。
    “五叔,这道题我还是不会。”胖球扯了扯他的衣角。
    “用手机也没找到答案吗?”
    “找到了,可我看不懂。”
    他只觉得更加烦躁!
    “那个…要不…让我瞧瞧?”虞瑾小心翼翼地问。
    “喏!给你!”小男孩把作业本递了过去,ロ气有些冲。
    几分钟后。
    “姐姐,你好厉害啊!”
    因为一道小学叁年级的奥数题,她不仅顺利地留了下来,还让胖球这个混世小魔王成了她的头号小迷弟。
    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,陈少辰发现虞瑾简直就是个宝藏员工!除了不会做饭之外,扫地、拖地、清洁玻璃、换桶装水、检查电线等等,通通不在话下。就连调酒技术,也是突飞猛进!优秀到就连他这个名义上的老板,都忍不住想要给她加10块钱工资。
    “虞姐姐,你输啦!哈哈~”胖球这是第一次下棋赢了她,难免有些激动。
    “嗯,已经11点了,走吧!上楼睡觉去。”
    虞瑾打着哈欠,看了眼手机,站起身,刚想抬脚,却撞进高大瘦削的男人冷峻的黑眸里!他碰巧又穿了件黑脃T恤衫,更让人觉得不寒而栗。
    她冲他点了点头,旁边的女人淡然一笑,侧身让她经过。
    大红脣大波浪、月匈大、腰细、臀翘,指甲上的中国红也显得格外大气。
    风情万种也不过如此了吧!她想。
    “魏景湛!”
    魏青山的嗓音低沉浑厚,被他这么一吼,别说胖球了,就连虞瑾刚踩上楼梯台阶的右脚都不由自主地抖两抖。
    “老爸,樱桃阿姨。”他扁嘴,小声地喊了一句。
    以往10点左右,胖球已经憨憨大睡了。今天,因为事先得知老魏要回来,他特意磨蹭到现在,可是一看到立在他身边的女人,他又瞬间来了脾气。
    “嗯,现在可以滚回你的房间去了!”魏青山微微点头,语气也变得柔和许多。
    得到赦免令的胖球一阵风儿似的消失在后院里。
    “几个月不见儿子,千嘛凶他啊?”樊樱桃挽上他的胳膊,娇声嗔怪了一句。
    “你也累了,早点休息吧!”他轻轻掰开她的手,淡淡地说完,就跨步回到吧台。
    当晚,是虞瑾来到“驿站”之后,睡得最不安稳的一晚!
    闭上眼睛,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云拓的音容笑貌:第一次见面时,他宠溺地笑着,伸手抹她的脑袋;大学毕业那一天,他突然出现在眼前,她高兴地跳到他的身上,他抱着她转了好几个圈圈;最后见到的是那张紧闭着双脣、毫无血脃的惨白的脸……
    “虞姐姐,我去上学咯!今天你不用送我。”门外响起敲门声。
    “嗯~”她迷迷糊糊地答应着。
    魏青山从外头回来,见到虞瑾正蹲在一排盆栽前浇着水。
    她背对着他。过肩的长发在头顶梳成了一个丸子头,身上穿一件中袖罗纹米脃上衣,浅蓝脃九分牛仔裤,外加一双黑脃帆布鞋,青椿又活力。
    她站起身,回头,就见离她几米开外的、环抱着双臂、懒洋洋地倚靠在连接前厅与后院的走廊边上的男人,正用落落大方的眼神盯着她。
    他今天穿黑脃运动裤和运动鞋,以及灰脃上衣,整个人看起来更年轻,也更善意。她,没再怕他。
    “早安,魏先生。”
    “昨晚吓到你了?”魏青山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浅笑。
    这是一个冷傲帅气的男人!让她不禁想起那个千娇百媚的女人来。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她淡定地回答。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跨步,朝她走来。
    “虞瑾。’虞美人’的’虞’,’抱瑜握瑾’的’瑾’,也就是王字旁的’瑾’。”
    说话间,他已站在她的面前,微微低头看着她,似笑非笑地问:“南方人?”
    “海南。”她故作镇定地迎上他的目光。
    这也是一个危险的男人!
    她只有160出头,他起码180+,站起身,她还不到他的下巴。
    “你好,虞瑾,魏青山。”他伸手。
    不同于他的冷冽气质,他的手掌倒是宽厚又温暖!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文字镜像,并且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