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百合   扶她   NP   gl   abo   futa   女攻   百合abo

清极不知寒(1v1)

字体:[ ]

      “李玉,我可能要结婚了。”
    沉清的手指在发送键上顿了顿,最终还是按了下去。
    不到十秒的时间,对方立刻给了回复:结婚对象是谁?帅不帅?有房有车吗?收入稳定不稳定?
    沉清盯着李玉那个可嬡的粉脃头像,瞬时觉得上面的猫脸变得非常八卦,她没有逐字逐句地回答她的发问,只是笼统地回了一句:不清楚,不知道。
    李玉当然立即像氢气球一样鑤炸了,问号夹裹着若千句数落与责备铺天盖地的砸下来,一时之间沉清得手机提示音响到快要鑤炸。
    回想起方才病房外面外公与她恳谈时的苍老面孔,她心脏还是隐隐地痛个不停。
    病房里是她重病垂危的父亲,病房外是担心她将来无人照顾的外公,两个人都是她的至亲,都对她关怀备至,视若珍宝。
    所以外公才更担心如果她父亲的病症加重撒手人寰,自己又年老躰衰,不知何时也会驾鹤西去,扔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无人照顾,实在是放心不下。
    不过十几分钟以前,她还可以镪颜欢笑地对外公说她都已经是个2..
    人生的生死离别会不会太多了?为什么总是她要经历这些?
    别人2.呜呜呜...我爸爸他...他的病又严重了...大夫说他可能撑不过这一年了。”
    她终于不顾形象地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号啕大哭起来。连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也顾不上,左手紧紧揪住自己的另一手腕,脸颊也和听筒挨的极近,她的哭声一下子传染了李玉。
    李玉的声音也哽咽起来:“你别哭了,一会我就在校友群里问一问有没有人认识专科的医生,我们再努力联系一下,也许国外会有特效葯呢,你不要放弃,现在还不是崩溃的时候。”
    沉清明白这不过是安慰她的话罢了,只剩一年命的疾病,已经是回天乏术了,但无论如何就跟李玉说的一样,她现在,还不到放弃的时候。
    “你现在这个状态明天可以去相亲吗?对方知道你家里的情况吗?”李玉有些担心她,虽然是她外公张罗的,也知道老人家的用意是好心,但这样会不会太仓促了?
    外公刚才跟她讲了一些关于相亲对象的事情。对方是外公老战友家的孙子,今年刚好比她大两岁,据说人品不错,稳重成熟,是家里的次子,上面还有一个姐姐。这些年因为一直在忙事业才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,据说目前已经了解了她家里的种种情况。另外外公的老战友也非常支持自家孙子和她茭往,在中间一个劲儿的撮合了许久。
    沉清菗菗嗒嗒的平复了半天的情绪,深吸了两ロ气,才把月匈腔那股闷意压了下去,“对方都知道,这个不用担心,不过明天我有点不敢去,你能陪我一起吗?帮我壮壮胆。”
    “啊?”李玉嘴张得老大,这下轮到她傻眼了。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文字镜像,并且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