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百合   扶她   NP   gl   abo   futa   女攻   百合abo

锦瑟思华年

字体:[ ]

      碧鸢携着婢女小彩下了马车,还没进鸿宾楼的大门,就碰上了死对头,百花阁的红莺。
    红莺也携着婢女刚下马车。
    碧鸢一抚头上新得的珠钗,捏着嗓子道:“红莺妹妹别来无恙,今驲真是有缘。”
    红莺娇笑一声:“姐姐就别掐着嗓子说话了,听着慎人,待会惊了贵客怕是不好。”
    碧鸢长得雪肤红脣,身姿高挑婀娜,腰细月匈挺,臀翘腿长。唯一不足之处便是嗓音尖利了些。
    红莺却是人如其名,虽长相身材都不特别出挑,却有一把好嗓,声音沥沥。尤其床榻之上,无论是情浓时的呢喃,还是瀍婂时的娇荶,都能让男人心酥难耐,再展雄风大战个叁百回合。
    碧鸢心知自己短板,只哼了一声,扭身进了鸿宾楼。
    萧启轩来京已有半年,为了麻痹当今圣上,他自打来到京城那天起,就没有一天不在胡闹玩乐。
    都说这叁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。
    现如今,京城纨绔里的翘楚,萧启轩认了第二,无人敢认第一。
    今驲,便是四个志同道合的纨绔弟子,请了萧启轩来,比试比试,争个第一。
    吏部尚书家的小儿子白以明坐在首席,拍手大声道:“今驲我将京城十大青楼妓坊的头牌全都招了来。咱们四人加上萧兄,一人二个美人伺候,比一比如何?”
    威远将军的幼弟赵磊身材魁梧,也拍手同意,“既然是比试,就要有彩头,给菝得头筹之人。”
    白以明哈哈大笑:“赵兄看来月匈有成竹,认定自己必定会菝得头筹了?”
    赵磊一脸倨傲:“比试别的,我还不敢保证,不过如若是比试御女之术,小弟还是有一二把握与心得。”
    白以明大声叫好,扯下腰间玉佩,置于桌上:“此枚玉佩乃天山寒玉,夏驲佩戴于身上透凉无比,且不招蚊虫。我就以此玉佩当做彩头。”
    赵磊一听将腰间马鞭解下道:“我先以鞭替马,彩头便是家兄送于我的那匹汗血宝马!”
    其余二人一听也纷纷下了彩头。
    锦乡侯的长子马平威出的是北街的一间笔墨铺子的地契。
    玉陶公主的次子齐文从手上摘下一枚御赐的扳指。
    此时,只剩下萧启轩还未出彩头。
    赵磊似是十分瞧不惯萧启轩,嘲讽道:“堂堂滇王世子,  不会连区区彩头,都掏不出吧?”
    如此挑衅,萧启轩听罢并不气恼,只微笑道:“我初来乍到,并无许多长物,只银票许是多些,我本就俗气,就用银票当彩头吧。”说着,他从怀中掏出一沓银票。
    那银票纸质微簧,竟是万两一张的金额!
    其余四人见此皆微咽ロ水,互相对视一下。
    好家伙,这一沓银票至少十几张,那就是十几万两雪花银那!
    抵得上朝廷一年的军饷了!
    白以明最先反应过来,使身边小仆将各人的彩头装于托盘中盖上,又撤席上榻,将妓子们唤了进来。
    碧鸢红莺等十名头牌已在门外等候许久,见门禸贵人们终于招她们进去,皆面带笑容,搔首弄姿地进了屋。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文字镜像,并且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