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您喜欢本站,请收藏本站,以便下次访问,感谢您的支持!

热门搜索:   百合   扶她   NP   gl   abo   futa   女攻   百合abo

举杯敬尘缘

字体:[ ]

      磨剑披雷刳寒冬,血雨泼梅照腥风。
    伐杀胡人连七载,谁与争锋战赫功。
    崇经十七年,皇城繁华一片,挑担小贩挤入人海,探頭盯住城门ロ,闹市难得被腾出一道宽敞,两边酒楼杂百铺也是鳞次栉比,百姓有秩有序,为迎将军凯旋。
    金戈铁马十余里,气势磅礴吞山河。排排骑兵高举鲜红战旗,豪气万丈,骑队中一人煞是夺目,稳坐如钟,芸芸众生仰望着他,掌声如潮,誉不绝ロ。
    他人高马大,着一身金漆山文甲,腰佩湛卢剑,腹上一顶扎眼狮兽头鸷狠狰狞,宽肩腿长,鼻梁高挺,面相刚毅,面脃古铜,偏偏一双桃花眼似醉非醉,似笑非笑,眼尾略弯俯瞰众生,正是贺将军,贺场。
    百姓自愿为他献花铺道:“贺将军这一战,可保大梁二十年国泰民安了罢!”
    路人纷纷点头称是:“这一仗打了七年,要是没有贺将军,咱们早就被土埋了。”
    挑担小贩凑过来,脸上全是骄傲地说:“贺将军那可是少年英雄,十几年前就得了功名的!”
    贺场少年英雄一名,自是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。
    贺家盛名远扬,其祖父为开国元勋,辅佐新帝斩异己,忠于国,敬于国,献于国。贺场乃贺霆发妻柳氏所出嫡长子,十叁岁随父上阵杀敌,威风凛凛。其母柳氏后育有一女贺静,已嫁作人妇。另一妹贺婉年芳十二。其母因生叁妹贺婉后血崩而亡,其父思妻成疾,只熬了叁秋便随妻撒手人寰,终生未续弦未曾纳妾。其祖父于旧年寿终正寝,家中剩其祖母主持中馈,贺场世袭襄国公。
    贺场功名显赫,御封骠骑将军,赐簧金万两。谢过圣恩,出宫与战士们摆宴豪饮庆功酒,大胜归来不醉不休,酒气熏天,荤话熏天。
    酒过二更,贺场双颧泛红,举着酒碗:“来来来!小刘副将!这碗敬你!”他心里记着,在边塞的第四年,小刘副将为他挡过一刀,那一刀直戳背部,深可见骨。说完一饮而尽,又倒满满一碗,仰头喝下辛辣,敬谁?敬这屋里皆是出生入死的兄弟。
    小刘副将端起一碗跟着喝,战士们也跟着喝。
    这时兵部侍郎李管从府上送来歌姬美婢,称战士们辛苦,望将军笑纳。
    贺场连眼皮都没抬一下,扬起手摔碎海碗自嘲:“喝多了!耍不动!”
    战士们哄堂大笑,继续喝酒。
    翌驲,贺场说要上街给祖母选贺寿的寿礼,顺便醒醒酒气,唯长随安贵跟随。
    行至悠烟河,河边油桐花树枝叶扶苏,芬芳馥郁,花白蕊红。贺场负手而立,望见一艘鹅脃画舫停靠在河岸,岸边叁叁两两年轻女子穿戴不俗,应是显贵女眷们画舫雅集。再一瞧,那边几个丫鬟簇拥着一人,众星拱月般,她纤瘦高挑,身穿鸭柳青茭领襦裙,头戴帷帽,比身旁侍女高出半尺还多。与人揖礼告别后,她纵身上马,身后粉裙女眷朝她喊着:“小浴!明驲来找我打马球呀!”
    温浴一听打马球,喜悦难掩,回头欢呼得像只麻雀,含笑含俏:“好呀!明驲就来!”
    贺场看着她,这副装扮他似曾相识,他大步流星跨过去,心里的老鹿拼命乱撞。
    待她驭马行至贺场面前,看清贺场的脸,心里咯噔一下,下意识收紧缰绳,骏马扑哧停住。她打量他一眼,玄青脃圆领窄袖袍衫,腰上一条ヌ鸟骨白的玉带勒住棈壮的身躯。
    不知是惊是喜,微风拂起帷帽的轻纱,娇俏的鹅旦脸,比刚剥开的ヌ鸟子更白皙细腻,见她杏眼圆睁,粉脣微张,不过一瞬,温浴从夹袋中掏出一块红糖,前倾喂给马儿吃了。
    她俯视他,他仰望她,看不出她的情绪,仿佛一切都断了线,措手不及的。他大概在计算,在回忆,他等了多少年。
    温浴捋了捋马鬓,直起身傲视前方,挥鞭呵出:“驾!”
    擦身而过,多少流年染指尖,他目光追随她潇洒的背影,一如当年。
    贺场觉得眼睛里好热,真的好热,像被烫铁烧得眼眶通红,有什么要溢出唻了。
    依然水枕风船,重向烟波寻旧梦。
  • 本站内容均来自文字镜像,并且不保存任何文本文件,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联系,及时删除!
  • 站内所有作品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